迈克尔弗里曼为您解读经典图片故事

admie
2019年11月14日 0 Comment

杂志上用图片来讲故事始于20 世纪30 年代,最初在欧洲,后来美国也开始采用这种形式。当编辑们意识到在跨页上刊登成系列的照片可以以一种跟纯文字完全不同的方式来讲故事,这就成为一种独特的叙事手法。《生活》杂志给这种手法起名为“图片故事”,并且让它得到充分的发展。早期图片故事中最经典的案例之一就是这个W尤金-史密斯(W. Eugene Smith)拍摄的“乡村医生”,这是他1948 年为《生活》杂志拍摄的。这个故事有很多前期准备,包括寻找两个杂志认为非常重要的元素:一个戏剧化的环境和一个比较上镜的主角。

实际上,这个故事的编辑架构存在于两个层面,首先是最表层的,这是一个人物故事,需要有情绪,读者有机会看到一个富有同情心而且身份重要的社区成员的生活,因此《生活》杂志精心选择了拍摄地点(它必须有吸引力)和医生本人(选择这一位某种程度上是因为他长的上相)。同时还有另一个层面的编辑考量,就是反映当时的政策,这也是一个关于现代医疗落地化的故事。Thompson解释道,“艺术总监Charles Tudor 和我一同进行了版面设计,尤金和我有一点小分歧,
更多精彩尽在这里,详情点击:https://billigreiseforsikring.com/,弗里曼就是关于最后这张疲惫的医生泡好咖啡点燃香烟的摆拍照片是否该用整版的问题,最后我说服了他,故事的主角Ceriani医生也成了名人。”“大多数图片故事都需要进行一定程度的摆布、重新安排一些事物以及现场导控,以便让图片和编辑思路一致。这么做是为了更好地把现场的神韵传达到图片当中,这是完全符合职业操守的。”— W尤金- 史密斯

这个故事的思路是展示人们生活中的戏剧,因此把镜头聚焦在一个地理位置不错的社区里的一位医生身上。不过,在简单的人物故事背后,《生活》杂志还想要表达它的政治观点。在国家层面,杜鲁门政府和美国医药协会出现分歧。健康向来是一个重要的政治议题,政府认为当时的问题是医生太少了,而美国医药协会则认为是医生分布不均。政府想要推行联邦强制医疗保险(compulsoryfederal health insurance)来负担更多医生的工资,但对很多美国人来说这听起来像是“一刀切”的管理方式。《生活》杂志与美国医药协会站在同一战线上,刊登这个故事是为了展示像Ceriani这样的医生完全可以独立胜任他所在社区的医疗需求。上图交代氛围;开篇是一个右手的单页,它第一眼看起来不经意,其实背后有很多考量。史密斯和编辑们想要交代整个氛围—略带威胁性(因为背景中的乌云),但同时又是符合传统和预期的(乡村医生出诊),接下去的故事会逐步消解这种神秘感。

《生活》杂志进行比较长期的调研后提出备选的地点和医生人选,弗里曼照片最终科罗拉多州的丹佛市(Denver,Colorado)的办公室“赢得”了这个任务,他们提供了一个位置非常迷人的小镇Kremmling,还有一个年轻的、长相英俊而且十分敬业的外科医生Earnest Ceriani。选定地点和人物之后,《生活》杂志丹佛办公室主任写了一份详细的拍摄大纲,列举出他能够预想到的一切环节—实际上他列了有45 项其他的就都由受命拍摄的W尤金- 史密斯来决定了,其实杂志也没有强迫他完全按照大纲来拍,那只是一个参考,不过实际上他确实根据大纲进行了拍摄。

像很多这类拍摄一样,很多人在前期工作上投入大量精力,但除了几个可以设计摆布的场景(比如开篇那张医生穿过田野去出诊的照片和一张小镇的全景照片),拍摄大纲上其他的部分只是一个建议,需要史密斯在现场从各种突发状况中抓取有力的画面。几张摆拍的照片都是大纲里写到的,经过了详细的计划。“摆拍”这个词在当下意味着作假,但在叙事性的图片故事中它是完全符合职业规范的,前提是不能假装它是被抓拍的。《生活》杂志对这类摆拍照片没什么顾忌,实际上,这类设计让每个人提前对故事有了预期和理解,某种程度上,在摄影师开拍之前,这些分镜头脚本是编辑部的定心丸。这个故事中最主要的两张摆拍照片是开篇和结尾。开头和结尾这两张照片表达了编辑部的观点。史密斯为开篇拍了六张底片,从一个比较低的角度来拍摄医生在阴云底下,结尾那张摆拍他也按了五张底片,虽然刊出的照片看起来比较自然,但是医生倚靠橱柜的姿势明显不太自然,史密斯知道自己在做什么,但是那几张照片中医生腿部姿势。

合适的图片和版式可以在潜移默化中阐明观点,而又不会遭到读者的抗议。一系列的照片是非常有效的,这个例子就是如此。在故事的主体部分,第一个跨页那种紧凑感奠定了故事的节奏,紧随其后的四个“突发状况”一点都不拖沓,很容易就向读者传达了医生忙碌而高要求的生活。结尾的跨页用了一张医生和家人在一起的小照片和一张完成一天工作后沉思的大照片,反映出他有足够的决心和能力来应对紧张的工作。最后一张医生穿着手术服沉思的照片和第一张医生出诊的照片之间的呼应倒是不那么明显,实际上开篇和结尾是一组非常高明的并置。开篇非常传统,影像符合人们想象中乡村医生的形象。Ceriani医生正穿过田野,走过栅栏,提着传统的医药箱。从史密斯的印刷指示我们可以了解到,他希望把天空压暗一些,使它看起来颇具威胁性,以便强调一种阴郁的调子,与Ceriani医生略带忧郁的表情形成呼应。另外,从一个暗调的、阴沉的开篇到一个高调的、光明的结尾,这也是刻意编排的。

在每个故事中,都会有一张最为强烈的照片,不管是因为它的内容具有冲击性还是纯视觉的张力,或者兼有。这就是每个故事中的关键画面,有时候也可能有两张。弗里曼比如“乡村医生”这个故事中,结尾那张照片显然是关键画面,原因在前面已经充分说明了,但是在故事的第5 页有一张更为关键的照片(上图),Ceriani医生向一个受伤的孩子俯身,他的眉毛皱起,表情流露真诚的关爱。编辑意识到这张照片的力量,因此把它放了一整版,随着时间的流逝和医生的出名,这张照片越来越显得有冲击力和象征性。

开篇—单页,一张照片,展现Ceriani医生带着传统的医药箱去出诊,交代了故事的氛围;第一跨页一组以“他必须样样精通”为标题的混编图片,展现医生一天的生活;第二跨页四组叙事性照片中的第一组,这四组叙事组出现在三个跨页中,每组都呈现了一个紧急状况或者饱含情绪的场面。这里的第一个紧急状况打断了医生的钓鱼之旅—这个小小的窍门帮助读者更快地进入了医生的工作,暗示Ceriani医生的工作中会遇到很多高要求的意外状况;第三跨页两个叙事组平行—一个急诊和一个紧急截肢手术。在这里,美编运用重复来呈现医生的工作生活节奏。上下两个叙事组都用了小图-小图-大图的排列,简单而有效第四跨页最后一个叙事组占了一整个跨页,展现Ceriani医生去一个夜间突发心脏病死亡的现场;这三个叙事跨页的版式都不相同,但相互联系;这个跨页上主要的图片在左手页,一部分原因是左手页上的人物都朝向版心,另一部分原因是右手页上的场面不那么戏剧化第五跨页(左手页):对Ceriani医生紧张工作的总结以及展现他在社区中的地位,引向结尾(右手页):整版的图片显示Ceriani医生在一次深夜手术后的状态,他还穿着手术服。注意画面中的香烟—这是20 世纪40年代。

图片故事是一个跨页紧接着下一个跨页,因此需要编辑对节奏很有意识,这个故事中我们可以清楚地看到这一点。单张照片的力度取决于:a) 它占多大的版面;b) 这个跨页上有多少其他照片;c) 它在跨页上的位置;d)它作为照片本身所具有的冲击力。考虑到所有这些因素,就有了我所说的每个跨页/单页的吸引力,用上面那个条状图里的高度表示。韵律也很清楚地呈现出来,一开始要强烈,然后下沉一点点,接着到一个新的峰,然后再是谷,再到峰,接着在最后一个跨页是一个双重效果,左手页的谷到右手页的峰就结束。我们可以再简化一点用这个一览表显示。

大多数摄影师喜欢用多张照片构成的组图来讲述故事,因为仅仅一张照片,往往不足以把一个影像故事表达完整。迈克尔弗里曼认为,这就给摄影师提出更高的要求,摄影师不能只会拍照片,还要学会用编辑的思维进行视觉的流畅表达,既要掌握扎实的拍摄技术,更要掌控宏观的拍摄节奏、布局以及丰富的表达方式。

《摄影师的故事——迈克尔弗里曼摄影表达与视觉语言》探讨了摄影的表达形式在影像故事中的作用与实践技巧,通过各种精选的案例,剖析摄影师构思影像故事时的思维方式、心理变化以及主观能动的表达愿望,上述各因素都将影响最终影像的呈现方式与状态。读者将从中获取影像表达的语法,通过作品传达更多的信息。

《摄影师的故事——迈克尔弗里曼摄影表达与视觉语言》适合摄影爱好者、报道摄影师、媒体从业人员阅读以及在校相关专业师生阅读。

标签: